此篇內容是距今約多年前的心得分享,宇色發現在網路上不少在傳流此篇文章~有許多心得與想法,在現今來得,有許多可以再補述說明之處,在「我在人間的靈界事件簿」中,將有更詳細的說明~~


宇色


------------------------------------------------------------------------2958e4f0130cad737dfbcc4c505c48b9  


每一位走靈修的朋友”大多”在初期都會經歷一段講靈語的過程,只要曾有到過一些靈修人常走的的廟宇,比如:花蓮的慈惠總堂、勝安宮、宜蘭的道教總廟三清宮、台北的無極天元宮、新竹五指山玉皇宮、灶君堂、盤古廟、苗栗仙山協靈宮、南投地母廟、嘉義半天岩、屏東九龍山西岐城、楓港龍峰寺等,就會看到一些在廟前行為舉動非常怪異,一下哭一下笑,口中喃喃唸著我們聽不懂的語言,好似在與人對話但又好似在自言自語,細聽很像是日文又像韓語,語言中夾雜著我們所熟悉的方言,這就是靈語。

曾有人對這種自己和別人都聽不懂的靈語稱為『天語』或者是『梵語』,它們認為這種語言是靈体在開天闢地時期,靈体與靈体之間在溝通時所用的一種語言。也有人解譯是靈体在每一世轉世時,所學習的一種語言。這種語言,並不像人間的語言要透過學習才會使用,只要是在走靈修的朋友,不管是在靈動中或者在練自發功時,在不經意時自然就會脫口而出,但多數的人對於自己所講出來的靈語大都是不知其意,只有少數靈修人在講靈語的同時,腦中會出現一些”意念”解譯自己剛剛所講出來的靈語。

某次與公司同事在聊天,不知不覺地話題竟圍繞在親身靈異經驗中,也不知為何就聊到所謂的靈語,他對於這種”語言”感到好奇,他從來沒聽過只是在當時聽我口述所謂的靈語,他好奇希望能在現場聽看看,我靜下心來,讓訊息能夠進來,沒多久我就開始說著靈語:『#@$%&^%』,我嘴中講著靈語,但注意力是看著我同事的表情,一開始他的表情是顯露出驚訝狀後來漸漸地舒緩下來,他在公司是一個非常嚴肅的人,讓人感到非常難親近,可是他在聽我說靈語過程中,竟然會隨著靈語的頻率而輕搖他的身体,講靈語時我是知道大約內容,有時也會夾雜著幾句白話:其實你應很早就成功的,但因你的個性比較#@$%&^% ,延遲你的成功,你要放開你封閉的心接納身邊的聲音,這些聲音將改變你心中主觀想法,讓你做事更圓潤。我看到我朋友又是一陣錯愕的表情。

『你知道你剛在講什麼嗎』朋友問道。

『大約知道,你聽完有什麼感覺。』

『很好聽』朋友露出笑容。

『怎會很好聽??我從來不曾聽人形容我講靈語很好聽。』我跟著笑了出來。

『我也不知道怎形容,一開始聽到靈語時是很驚訝,怎會有這種東西,後來不知為何,身体不自覺地跟著你靈語輕搖了起來,我沒注意聽靈語,但只覺很舒服,讓我感覺人是放鬆腦中是空白的,一直到那些白話出來後,才讓我又回神過來。其實你講的那些內容我並不意外,從國小畢業的畢業紀念冊上一些同學給我的評語就是這些,只是你我剛認識,你會講出一些應是認識我很多年朋友的評價,讓我很驚訝,至於所謂的成功,你給我的成功定義是什麼?』

『我不知道你的成功定義是什麼,我只能告訴你,祂們給每個人成功定義是依對方能力與須求去談論,並不是我的定義。』

幾天後,我和他一起出去採購公司物品,在車上他問我,為什麼之前我講出來的語言會被定義為靈語?那靈語又是什麼?我告訴他名稱是隨人取沒有一定,你可以稱他靈語也可以是無意識語言也可以是宇宙語,至於靈語是什麼我無法回答他,我只知靈語的解釋是什麼,至於靈語是什麼我無法回答他。他的問題讓我又聯想到另一層面,為什麼我必須理所當然地接受靈語的存在,為什麼我不能去思考他存在的意義與價值,

從來沒有告訴我靈語是什麼,應該是說靈語只是被定義,那我就必須全盤接受那些所謂的定義嗎?

之前我也認同所謂靈語的定義,是一種靈異彼此溝通的語言,但如果是語言,不是應該是講出同樣的語言才能溝通嗎,比如我們為了溝通就必須學習著同樣熟悉的語言,如果彼此所說的語言是根本不相同的,又如何能進行所謂的溝通,比如你講美語我講阿拉伯話,就算同為生存在這地球的人類也是不能了解彼此的意思,但我卻是遇過一些彼此述說著自己的靈語,一聽就知是不同的靈語,那為什麼還是能溝通,如果是這樣,那之前定義靈語是靈界的語言,定義靈語是靈体在累世所學習的語言,是不是就不能成立了。

同事簡單兩句話讓我衍生出非常多的聯想,我很少接觸宗教人,不知會得到什麼樣的答案,但同事是以一個非宗教人的角度來看待這件事時,也許所問的問題非常膚淺,對我們而言原本是一種理所當然的事情,經他一問又讓我對這些事情產生更多的問題出來。

趁著同事去停車的時間,我問了祂們這個問題,祂們告訴我:靈語非語言,只是一種意念,靈界的世界是不須要語言的,是靠意念來達成溝通,而人世間所使用的靈語,其實就是一種意念,人們透過文字與語言來讓對方了解我們的意思,但卻常常發生對方所聽到的部份與解讀可能不是我們的初意,人們會用自己的思考角度與過往經驗來解釋對方的意思,就算是固定的文字也是如此,而說的人也不見能清楚、明白地表達自己的意思,不管是透過文字或語言都一樣,人世間的誤會就因此而產生,而如果透過意念就會減少這種事情的發生,當我在想什麼時,我就將這段意思覆製到你腦中,你腦中所接受到的訊息是我腦中完整無缺傳遞過去的,沒有你想法與經驗,只有我最初的想法,沒有文字與語言。所人們所講出來的靈語無法用人類慣用的方式來學習,因為它不是語言它只是意思,要用心來解讀要用心來接收訊息。

但並不是全部靈修人在開始接觸靈修時,一定會經歷這段講靈語的過程,我身邊就有遇過幾個朋友在靈体剛出來時,就能夠將訊息轉換成我們所熟悉的語言,我記得在幾年前靈体剛出來時,也是講白話來傳遞祂們給我的訊息。但後來因當時沒人指導我,我無法了解靈体與靈修存在的定義,所以我選擇將自己對這方面的事情封閉起來,我不想去碰我不熟悉的事情,沈寂多年後,我接訊息時,我無法將訊息轉換成白話。

對於靈体的解釋我會當成只是『解譯靈語的平台』,祂們將訊息傳遞給肉体時,靠著靈体一五一十將接收到的訊息頻率翻成我們所熟的語言,但話說回來,靈修不是只單單靠靈体修行就能夠平步青雲的,如果內体並無心於此上面,靈体也只是一個依附在肉体上的靈体罷了。

後來據宇色了解,如果靈体出來就能開口講白話之人,在靈修上的領悟力似乎比一般只會講靈語的人還要快,我觀察我身邊靈体出來就會講白話的人幾個特徵,一、對宗教抱持中立的態度,即不執著也不排斥 二、生活作息與交友圈簡單,生活非常低調,沒什麼太複雜的人際關係 三、飲食習慣非常單純,不排斥茹素,也不忌口葷食,但一定吃的非常簡單,不吃一些太過油膩或精美的食物。四、為人非常善良,厭惡人世間一些不公平之事。五、不以自己某些能力自許,也不誇口自己的能力。

當然這並不表示他們的未來就能走的平順而快速,因為身為人就一定有惰性,靈修路上不是進步就是退步,跑的比別人快如果不持續,那退步當然也就比別人快,這是相對的。不要以現在來預測未來,每一個人都是未來佛,就算這世不是,下世也有可能是,如果下世不是,幾千世後也有可能是,修行不看過程只看結果,也不須要去羨慕別人在這世某種能力,他們能你也一定能,要想的事,這種特殊能力也是一種『魔』,一種會讓人忘了往前走的阻礙魔,要如何克制自己不執不傲,捨得下,那才是修行真正考驗。

 

bf7c9e6aa06d8d9202db29cab593f8f7

如何將靈語轉換白話

當我開始無法再將訊息轉換成白話後,我不由開始思索,難道我要這樣下去嗎?一個只會說靈語的人,一個只會說著別人聽不懂語言的人,有什麼意義,難道靈修就只是講著讓外人覺神祕又覺了不起的語言嗎?

如果之前我曾能講白話,   將祂們給我的訊息轉換成白話,那我現在不能,一定有一個環節我遺忘,這絕不是學習而是重拾過去的能力,我開始思考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讓我再也無法將祂們給我的訊息翻成白話,我有看過那些跑靈山的靈修人,常常會講一大串靈語,我常在想,他們聽的懂自己所說出來的靈語?如果連自己都聽不懂,那何必頂著大熱天在廟前又哭又唸作這些無意義的事情,當然我不是指靈修無意義,而是覺如果連自己說出來的話做出來的事都不去了解,那靈修不就只是追求表相而無法深入嗎?如我之前所言,靈体是”轉換訊息的平台”,而靈乩就是是接訊息給人們了解,如果講出來的話別人聽不懂,總不能要別人看著我們比手畫腳來解讀祂們給我們的訊息吧,為了能將訊息轉換成我們聽懂的語言,我開始去思索這問題,我不想傻傻地這樣去走靈修路,這種事情我身邊沒人可以教,我只能靠自己去摸索。

之前在我未懂之前,曾有一位靈乩翻譯過我所說出來的靈語,她在解讀的同時我心中卻是不認同,雖然我不懂說出來的靈語是什麼,但心中卻有一股怒氣想要否認她的說法,那時想法很單純,如果靈語全場只有妳聽的懂,那妳怎麼去解譯根本無法去印證,如這樣我何必去做這種事,我自己說出來的話還要靠外人來解讀不是很可笑嗎?我也不知道其它靈修人怎去修練自己,讓自己能活用靈語而不是那種只會說但不知其意。

我開始研究我自己說出來的靈語,我發現在講靈語的同時,腦袋常常會有”感覺”大約知道我所說出來的靈語意思是什麼,但又不是很確認,那是一種很妙的体驗,就好像人家所說:心有靈犀。就算不說,彼此在心靈上也能相呼應。

以後只要在講靈語同時,心境上就嘗試用很細微的感覺捉住那種訊息,不讓它跑掉,同時也告訴自己:慢慢說、慢慢說。口中只要講一段靈語,我就靜下心來去”感觸”那種浮現在腦中的訊息。

除了在這方面做功課外,持咒、打坐的功夫仍是不可少,雖然經文註解寫的非常詳細,但我仍不楚清持咒與唸經到底有多少功德與用處,我只知道在持咒的同時讓我心能很靜,心中的雜訊不會太多,持咒、打坐久了,我發現我在那些靈山處靈動時,我已能放空自己不受外界的打擾,在講靈語同時也能說出幾句簡單白話,甚至在未講出來前,我腦中已明確知道等一下我會講出什麼內容。

從開始完全只能透過靈語了解訊息內容,到現在已能用自由運用靈語與白話與一些本靈出來的人溝通,時間非常短,大約不到半年的時間,感覺雖然非常像是循序漸進式地學習,但事實上卻是一線之隔而已,在靈修當中,只要你有想要衝突現狀的慾望,而且有心去專研其中的奧祕,並抱持正確的修行態度與正信想法,修行路一定可以越走越廣的。

靈語其它用途

靈語除了我剛所提,靈語是一種腦波,透過站台—靈体,傳遞祂們給我們的訊息,除此之外,靈語還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

從我開始能自由接收訊息轉換訊息後,我偶爾也幫人收驚與靈療,在靈療或收驚過程中,祂們會藉著我的身体和聲帶,教導當事人一些處事上應注意的地方,比如腰酸,訊息就會提醒當事人不能坐太久或者要常常運動等等,除此之外,在靈療過程中,口中也會配合對方病症發出一些吆喝聲靈語來輔助靈療,這時的靈語就不太能用白話來解譯出來,在我經驗中,那種靈語比較像咒語,之前幫一位朋友靈療時,對方會隨著我口中所唸的靈語,不斷地打嗝、流眼淚,有時還有做嘔的現象出現。雖然我聞不出任何對方口中所嘔出的味道,但我卻能感應到對方是將身上的穢氣排放出來。

而我在幫人收驚時,口中也會喃喃唸出類似咒語的靈語出來,配合著靈語,拿著香的手會以類似在畫符的動作,在對方身上畫起來。我在想,靈語除了是祂們或本靈所傳遞出的訊息外,這種在靈療或收驚時所發出來的靈語,應該是一種在調整對方的氣場、氣息或磁場的一種方式,藉由氣療者身上發出較強的氣場,讓治療者能改善身上的疾病。

 

如須轉載請載明出處•請勿斷章取義 

宇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宇色 的頭像
宇色

宇色靈性美學工坊 :: 痞客邦 ::

宇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