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篇不同的文章,多樣情~


一個活的像狗,但死時是天使,


另一群是活的像皇帝,但死時卻是餓鬼。


 


一位把別人的苦痛當成自己的苦痛。


另一群把自己的享受建立在別人苦痛上。


 


一位把宗教精神發揚光大~


有一群人把自己人生、職業都搞爛了


更有一群人因自己的貪慾,讓更多人唾棄宗教


 


想一想,我們想過什麼樣生活~


 


我一生的夢想是:


不求功不犯過,只希望當初在心靈上是乾乾淨淨來,


離開時也希望是乾乾淨淨地離開~


 


網友看到如此一樣覺不解,宇色心願怎麼這麼簡單


或許簡單,但做起來卻有難度


每天生活在這個以名利、利益為導向的社會、環境


能保持一顆清淨心而不受它人影響


談何容易啊。


 


乾乾淨淨來,乾乾淨淨地離開~


 


宇色


 


 


--------------------------------------------------------------------------------------------------------------------------


我一生活得像條狗,但你讓我死得像天使    紀念德蕾莎修女
























 



執行死刑前 貪官色官末日十大悲情「絕唱」


 



大陸前重慶市司法局長文強因受賄罪、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強姦罪等被執行死刑,《人民網》除了列舉「貪官色官15腐敗理由」之外,亦就「貪官色官末日十大悲情絕唱」,道出落馬之際「其鳴也哀」、語出「雷人」,驚世駭俗,讓人忍俊不禁。



文章提到,《論語》泰伯,「曾子有疾,孟敬子問之。曾子言曰: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意指鳥將死亡,其鳴聲是十分悲傷淒涼的,比喻人若將死亡,所說的話是良善而有價值的。貪官也不例外,他們在台上得意忘形、不可一世,一旦落馬便慘慘戚戚,叫苦不迭,哀鳴不止。(「貪官色官15腐敗理由」相關新聞見:http://www.nownews.com/2010/07/11/162-2624569.htm)



縱觀落馬貪官末日,主要有十大人生悲情「絕唱」包括:



一、胡長清「磕頭求生」。



因為自知罪孽深重,在法庭上,江西省原副省長胡長清的態度十分謙恭。每次發言之前或發言完畢都會說上一句「謝謝審判長」、「謝謝公訴人」,或者是「謝謝律師」。一種求生的欲望在他心中湧動,他逢人便跪地求饒,乞求組織上能給他一條生路,哀求「放我一馬」!「我是書法家,求你們不要殺我,我就留在這裏免費給你們寫字,天天寫,每天給你們寫一幅。」



胡長清因索賄受賄544萬多元、行賄88元,161萬元財產來源不明,被判處死刑並於2000年3月8日執行槍決,在前往刑場途中,胡長清對法警自嘲說可以載入史冊,因為是建國以來被判死刑的最高級幹部。



二、李玉書「淒厲驚叫」。



四川省樂山市原副市長李玉書因犯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於2003年10月14日被執行注射死刑。管教說,他常常半夜蒙在被子裡抽泣,雙手也會不停地發抖。當李玉書接到核准裁定,這一結果讓他精神徹底崩潰。在看守所的最後一夜,李玉書不時從噩夢中驚醒,發出一聲聲淒厲的驚叫。



其三:周利民「終顯人性」。



作為建國以來陜西最大的金融貪污挪用公款案的主犯,建行西安分行北大街支行公司業務部原主任周利民被判處死刑。在法官宣判結束宣布休庭時,周利民簽完字,突然轉身向聽眾席大聲喊「媽!媽!」,周利民母親聽到兒子的叫喊後,撥開法警呼喊著「兒子!兒子!」,聽到母親的聲音,周利民突然跪倒在地,向母親磕了個響頭,堪稱「最絕望的悲情」。



四、李真「臨終反腐」。



自稱「河北第一秘」的原河北省國稅局局長李真,是一個帶有傳奇色彩的貪官。他在反思自己走向毀滅的根源時說,「當前官場上突出的弊害是吏治腐敗和結黨營私,兩者相輔相成,互為滲透,不僅在黨內產生了極壞的影響,而且也嚴重地敗壞了社會風氣,如不斷然採取有效措施嚴加整治,無疑會成為我們黨在前進道路上的極大危險和嚴重障礙。」



五、楊前線「有話實說」。



廈門海關原關長楊前線,收受賴昌星賄賂折合人民幣140.7萬元,並由賴昌星出巨資為其包養情婦,放縱走私,導致廈門關區走私泛濫,並在案發後為賴昌星通風報信,其行為構成受賄罪、放縱走私罪,被判處死刑。他臨終遺言,有話實說,「領導幹部的犯罪根源,我看都是大同小異,不外乎放棄了世界觀的改造,貪圖安逸享受,被金錢、美女、權力所俘虜,幾句話就可以概括了。誰都知道這些,但許許多多人,包括我在內也還是無法抵禦。」



六、王懷忠「垂死掙扎」。



安徽省原副省長王懷忠精通官場權謀,自詡「澤中蛟龍」。他做人的原則是「寧願我負天下人,不讓天下人負我」,「臺上大談廉,臺下死要錢」。他貪污腐敗功力深厚,機關算盡,鬥智狡辯。案發後他心目中活命的底線是1000萬元,為了使法院認定的犯罪數額不超過1000萬元,他出爾反爾,把親筆供詞當場撕掉,還誣陷辦案人員刑訊逼供,聲稱「歷史將證明我這是最大的冤案」。雖然他拒不認罪,但公訴機關用76本卷宗無可辯駁的事實,還是將王懷忠案辦成了鐵案,在2004年2月被注射執行死刑。



七、戚火貴「飲恨法場」。



海南省東方市原市委書記、市人大主任戚火貴,因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數罪並罰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臨刑前,戚火貴說,「兩年來看了好幾本紀實文學,還學了《刑法》及其他法律書籍,對自己的罪行也有了更深刻的反省,曾準備寫《我的鐵窗生涯》,但因為腦子亂還未動筆。」行刑時戚火貴腰膝癱軟,被武警架向刑場。



八、姜人傑「憤然一揭」。



蘇州市原副市長姜人傑受賄過億,從他家中抄出的現金來不及點,用秤來清點,據說有23公斤。這位中國第一貪一審被判處死刑。但在此前,姜人傑得知自己可能被判死刑時大惑不解說,「判我死刑?那別人搞的錢比我多好幾倍,怎麼判?我要揭發。」表示要將功贖罪。果然,姜人傑憤然一揭,又有不少貪官落網,曾經擔任蘇州市財政局局長十多年、後升任蘇州市政協副主席的趙文娟就是其中之一。



九、鄭筱萸「良心發現」。



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原局長鄭筱萸縱容手下爛批新藥,僅2004年一年就批準了1萬09種,一年平均每12分鐘就有一個藥品獲得批准。錢裝到了他自己和身邊人的口袋裡,副作用卻在患者身上顯現。他在臨刑前一天留下的遺書中說,「明天就要死了。臨死之前非常害怕。在九泉之下能得到因為我而受到傷害的人的寬恕嗎?」



十、文強「怨天尤人」。



二審維持原判的重慶市司法局原局長文強在7月7日已注射執行死刑。初落馬時,他曾面對鏡頭痛哭流涕,後悔自己醒悟得太晚。但他在痛悔之餘似仍心有不甘,在悔過書中用大段篇幅發牢騷,怪組織多年沒提拔自己。把自己腐敗的原因部分歸結為仕途多年原地踏步,沒能升官,「升官不成,就亂用權」,升官不成便腐敗。



這篇文章最後提到,貪官的人生「絕唱」雖然滑稽可笑,但其中不乏警世恒言。面對死神的召喚、厄運的降臨,求生的本能讓貪官不得不丟掉一切偽飾,將真實的一面示人,或垂死掙扎,或亂踢亂咬,或搖尾乞憐,或良心發現,或實話實說,「一失足成千古恨」,荀子雲:「前車覆,後車戒」。廉潔從政,自警自省,願各級官員從貪官人生悲情絕唱中受到警示。


 


 


-------------------------------------------------------------------------------------------------


名寺爆爭產 和尚打尼姑


父當住持 法師子女互槓 信眾搖頭:阿彌陀佛


宇色註:一群過的太閒的人,才會搞一些五四三,這也是為什麼宇色從不把錢


捐給"某些宗教團體"。每一次舉辦網路公益占卜,總是把錢捐給一些大家都沒


聽過,卻真正在做事的人,而不是把錢捐給一群每天不知在做什麼事的~~人。


佛陀當時只希望人們供奉四種東西給出家眾,衣、藥、住、食.....


給他們穿暖  而不是華麗之服。


讓它們不會生病  卻不會它們養尊處優。


給他們一個遮風避雨之處  也不是蓋的金碧輝煌。


當然更不是它們食的肥吱吱,因人吃太飽就會說一些五四三。


一句成語:暖飽思淫慾~這句話可不是空穴來風。


宇色


 


【林海全台中報導】台中縣太平市知名的護國清涼寺,爆發姊弟爭廟產大戰。接任該寺會計的釋真賢法師,要求弟弟釋法禎交出帳冊遭拒,雙方互寄存證信函,弟弟昨還召開信眾大會,想將姊姊逐出寺門,雙方支持者爆發衝突,一名比丘被比丘尼撞傷流鼻血,憤而毆打比丘尼還大罵:「他媽的!」信眾大嘆:「第一次看到佛門聖地變成這樣!」


 



 


佛門蒙塵


護國清涼寺住持為慧顗和尚,他與妻子、兒女都出家,女兒為女眾副住持釋真賢法師,兒子為男眾副住持釋法禎法師。釋真賢說,兩年前父親要她任會計,因正興建精舍,遲未交接帳冊,最近她要求交接,卻遭現任會計拒絕,她懷疑寺廟基金遭佔用,因現任會計是弟弟人馬,弟弟釋法禎反控她亂說。
釋真賢上月為此寄存證信函給釋法禎,要求交出帳冊,並將副本寄給台中縣政府、台中縣佛教會,引起釋法禎不滿,也以父親名義寄存證信函給姊姊,痛批她的指控是子虛烏有,已傷害廟譽,要將她逐出寺門。


 


 


和尚大罵「他媽的」



和尚在推擠中流鼻血塞衛生紙,氣得飆出髒話「他媽的」。林海全攝

釋法禎更於昨天下午二時三十分召開信眾大會,討論修改章程、人事等案,場內場外聚集約五十餘人,氣氛火爆,釋法禎批評姊姊言行不當,提議將她攆出清涼寺,他強調:「錯誤的我們就要承認!」釋真賢也拿麥克風反駁:「為何蓋精舍要花四百萬元?請你馬上拿出寺廟帳冊!」釋法禎回嗆:「妳不要吵!」現場有出家人看不下去,搖頭離去。
場外也爆發肢體衝突,一名支持釋真賢的比丘尼不慎撞到一名支持釋法禎的比丘,比丘鼻血直流,大罵:「他媽的!」還毆打比丘尼,一旁的出家人和信眾急念佛號「阿彌陀佛」拉開兩人。現場一名張姓信眾搖頭說:「真的大開眼界,第一次看到佛門聖地變成這樣,單純財務問題演變成家族紛爭。」釋真賢則說:「真丟臉!」



 


學者籲立法止紛爭


與會的中縣民政處宗教禮俗科人員蕭銘炎說,該寺登記的基金約一千餘萬元,他認為會中不宜討論人事案,昨僅通過修改章程。民政處長呂英俊表示,該寺精舍建照目前補辦中,對此風波縣府只能站在輔導立場,建議循法律途徑解決。
玄奘大學宗教系教授黃運喜說:「和尚動粗罵人就是修養不夠,平常修法修佛都白修了。」他建議,立法院應速訂定《宗教團體法》,用法規改善寺廟爭產情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宇色 的頭像
宇色

宇色靈性美學工坊 :: 痞客邦 ::

宇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