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常扁小我四歲的表弟,他常常說謊和偷東西,宇色媽總是告訴我:他還小,沒關係。


我記得小學時回答宇色媽:他小我四歲算小,那以後做壞事可以分年紀嗎?


有時我教訓他時,阿姨不太講話(他媽媽),因為從小阿姨較疼我,也把我當兒子,他兒子不乖,我打他兒子,他沒什麼感覺,反正他也懶得管教,但大人總是偏袒他,認為我愛計較不懂事。


小時我跟大人說:今天你們要把你們今日的話牢牢記住,有一天我會拿這句話來堵你們大人的嘴。


記得那時是小四還是小三年紀吧。


長大了,表弟當了爸爸,依然舊態複萌,自己賺錢不夠還跟家人拿錢,向人借錢不還,依然說謊偷東西。


宇色媽跟我抱怨此事時,我跟她講:二十多年前你不是說還小沒關係,長大你怎還不講沒關係。


小時事情我都記很清楚,尤其是看到大人的種種行為舉止,我長大了,他們老了,當它們犯了錯時,我都還會拿二十多年前往事來提醒它們。有時我記憶不太好,但對於某些事情我卻特別有印象。


宇色媽一聽到我這樣講,只能默默閉嘴。


宇色後面補一句:小時父母如何管不了,長大就是給社會管,自己管會痛嗎?那就長大給社會管囉,但不要忘了,社會的可怕和現實,到到那時才警覺才可憐。


不要以為每一個小孩都是天才,出生就懂事,如果大人不懂事,不要指望以後小孩是一個乖巧懂事的人。


宇色



----------------------------------------------------------


我在一家餐廳的候座區排隊,旁邊有三個小學二、三年級的孩子,正在聊天。他們長得都很漂亮,衣裳、鞋襪和背包顯然經過精心打理,若不是時尚名牌,肯定也是設計師款式,任何一個孩子都可以立刻上場走秀或登上童裝目錄。孩子們聊天的內容又是什麼呢?

第一個男孩子說:「我們家裡我最大,我想看什麼電視,全家人都要陪我看。」

第二個女孩子說:「看電視根本沒什麼。我媽媽說我才是我們家的大王,我想要什麼他們都要買給我,不然我就哭,他們最怕我哭了。」

第三個女孩抿著嘴笑,輕聲說:「那有什麼了不起。」她圓亮亮的眼珠轉向兩個同伴:「你們敢打你爸嗎?」

第一個男孩說:「小時候會打啊。」

第二個小女孩附和的點頭。

第三個女孩露出勝利的微笑:「我是說,現在。我敢打我爸耳光喔。」

小女孩的表情和語氣使我不寒而慄,雖然只是個孩子,她已經掌握了自己的權力,她在父母身上試驗並開展她的權力範圍。她當然明瞭自己的權力是父母愛的給予,她選擇回報的卻是耳光──用暴力與屈辱加諸於愛她的人。

我想起媽媽說過的諺語:「兩歲打娘,娘會笑;二十打娘,娘上吊。」

打打鬧鬧,是朋友間的樂趣,卻是親子關係中的悲劇。

今日的父母親,昨日仍是孩子時,與父母的關係往往都是緊繃的。那時的父母親可不懂什麼兒童心理學,他們服膺的父母學,是「嚴加管教」,或是「棒下出孝子」。昨日孩子在體罰或壓抑下成長,不禁在心中勾勒未來的藍圖:「絕不打罵小孩」、「要當他們的朋友」……

昨日孩子成為今日父母之後,用最尊重孩子的方式把孩子帶大,內心卻有著巨大的失落、焦慮與感傷:「我這麼尊重他,他為什麼不尊重我?」
【論語劄記】09
子曰:「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憲問篇第十四〉
孔子說:「愛護一個人,怎能不訓練他,讓他常常勞動呢?真心為一個人好,怎麼能不規勸教導他呢?」


父母親心心念念要給孩子最大的尊重,於此同時,是否思考過,自己尊重了「父母」的身分與天職嗎?是的,父母,乃是一種身分,更是一種責無旁貸的使命,承擔著教養子女的任務。有些父母帶著童年的創傷,為了怕傷害孩子的感覺,小心翼翼,動輒得咎,最後成了不敢拂逆兒女的「孝子」、「孝女」。等到孩子的心性被養得驕縱、傲慢,成了家中的霸王,父母親感到大勢已去,急著揭竿起義,想要收復失土,為時已晚。父母親的失策,不在於後來的管教失當,而在於應當管教時錯失良機。

愛一個孩子,不僅是尊重而已,更應該教導他,讓他明白做人做事的道理,給他規範和約束,讓他知道,這世界並不是因他而存在的。

許多孩子在密不透風的保護下成長,功課由家教幫著做;書包由菲傭幫著背;鞋帶由父母幫著繫,他們從不需要為「活著」付出一點勞動力。除非父母親可以確保孩子一生都有人服侍,否則,等到他必須為自己勞動的時候,不僅手足無措,還會有更大的懷疑與挫折。

曾經,小學堂的夏令營裡,有個被寵壞的小霸王,已經小學五年級了, 卻總要 老師蹲下來為他繫鞋帶,他說在家裡都是阿公、阿媽和爸爸、媽媽幫他繫的,他說他不會繫鞋帶。「你真的連鞋帶都不會繫啊?」我問他。

那孩子笑笑地看著我,眼中閃動著優越的光:「對啊。所以,妳要幫我繫鞋帶。」

「這樣啊,」我俯下身,停頓三秒鐘,把自己的鞋帶解開,對他說:「那我來教你吧。不然,你都快要念完小學了,連鞋帶都不會繫,會被人家取笑的。」

孩子完全沒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他只好跟著我一次又一次的學會繫鞋帶。當他完成了繫鞋帶的功課,我拍拍他的手背鼓勵他:「看!你做得很好。以後,不但不用人家幫忙,還可以幫阿公、阿媽繫鞋帶喔。」

我衷心希望,他學到的不僅是繫鞋帶的功課而已。
【論語劄記】10
顏淵喟然歎曰:「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子罕篇第九〉
顏淵讚歎地說:「仰起頭來看,比想像更崇高;深入去挖掘,比想像更堅毅。眼看著在面前,忽然發覺又到了身後。老師就是這樣緩慢而持續的引領著我們,用他的知識與經驗開闊我的眼界,又用規範與約束使我成為謙恭有禮的人,就算我想停下腳步,卻不由自主往前走……


顏淵讚歎的是孔子的「為師之道」,而這不也是「父母之道」嗎?

父母親應該樹立起既高且深的形象,尤其是在孩子小時候,不管父母的社經地位如何,孩子都會依戀的愛著父母親,因為,除了父母之外,他們別無所有,這也正是父母在孩子心中建立形象的好時機。父母親要仔細的觀察孩子心性,在適當的時候,提出糾正,讓孩子知道,我一直在注意你,你的言行舉止代表了家教,也代表著父母親。

孩子的腦部發育並未完全,容易衝動,往往會有所謂的「人來瘋」,瘋狂的奔跑,尖銳的喊叫,陷入一種迷失的狂熱中。我記得自己的童年,偶爾也會發生失控場面,這種時候,最渴望的,是一個能使我停止下來的大人。當父親或母親攫住心跳加速,胸腔快要爆炸的我,雙手捧住我的臉,注視著我的眼睛,堅定地對我說:「乖,妳現在太激動了,要冷靜一下。來!我們休息一下。」當他們牽著我的手,把我帶到一邊去「冷靜」的時候,我一邊喘息,一邊升起一種解脫的鬆弛和安心。

父母的手,推動著孩子向前,也終止孩子停不下來的躁動。
【論語劄記】11
子曰:「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子路篇第十三〉
孔子說:「名分若不正當,說出來的話就沒有分量;說話沒分量,想要做的事當然無法成就;事情做不成,便無法建立禮樂;禮樂無法建立,刑罰就不能有效實施;刑罰無法實施,那麼,百姓便會覺得茫然失措,無所歸依了。」


當我聽見父母親宣稱:「我不想當孩子的父母,我想當孩子的朋友。」這樣的話,總是十分憂心。父母不想當父母,那麼,該由誰來擔負父母親的神聖使命呢?父母親是兒女靈魂的雕塑師;是最偉大的藝術家;是孩子來到這個世界上,全心全意仰望與愛慕的第一個對象,假若父母不想當父母,首先辜負的就是孩子啊。怎麼竟還以為這是愛孩子的表現呢?或者竟以為這是最新穎時尚的想法?

孩子的一生會遇見很多朋友,鄰居、同學、網友、同事……甚至是常常在捷運上巧遇的人,都可能成為他的朋友,他們從不缺少朋友。而父母親,只能有一個,無比珍貴,絕無僅有。

當我鍾愛的姪兒幼年時,我常喜歡跟他說:「嘿!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剛開始他很開心,漸漸地,沒那麼熱絡了,直到他念小學四年級的某一天,突然這樣回應:「我們不只是朋友而已,我們是血緣之親,妳是我姑姑。」他的表情很認真,近乎嚴肅。我立即收斂了笑嘻嘻的臉孔,慎重點頭:「你說得很對。」

孩子其實可以清楚分辨,朋友與親人的不同,朋友與父母親更加不同。我們怎麼甘願用「父母」這麼稀罕珍貴的身分,去換取那麼普遍廣泛的「朋友」稱謂呢?這不是有點降格以求了?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父母親是一種天命。先把父母的天職做好,讓孩子愛你,敬你,長大後的孩子會明白,父母的意義與價值,遠遠超越朋友。孩子對父母的愛,也將欲罷而不能了。
(親子天下雜誌專欄•20100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宇色 的頭像
宇色

宇色靈性美學工坊 :: 痞客邦 ::

宇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