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我都會在不同的課程中分享許多生活中的小故事,不論是「靈修覺醒旅程」、「超直覺塔羅牌」或者是「自性•覺醒靈動」課程,只要時間允許,宇色都會在配合不同課程須要分享靈學、生活、感性的故事,或許都是「真實的故事」,所以學員都會特別喜歡聽宇色講故事。以下這也是宇色在「靈修覺醒旅程 二階班」課程中分享的故事。


 


有一個女孩,受到父親長期的性虐待,父親會拿綁大狗的狗項圈、鐵鍊,綁住她的脖子在地上性侵,甚至還會在眾男性朋友面前性侵她………」我告訴學員,如此家世背景的女孩長大的心態是很可憐,她看待世界的角度也是不同,這個故事不是宇色杜撰,而是宇色的研究所任職某公家單位的同學,她所從事輔導未成年小朋友的親身故事。另一個男的小朋友,從小就是被老爸打到大,老爸會在一氣之下拿煙灰缸飛打過去,一次打到耳朵大量流血,到學校了,他漠不關心地說「我老爸很厲害喔,他射飛碟的功夫很準」……聽到我們這群大人耳裡,哪一個人能夠不感到心寒呢。這兩個是個案嗎?絕對不是,只是「你們在看部落格」的人不知道罷了。每一次這位同學在分享這些小朋友真實的故事時,我們除了感到不可思議之外,更多的時候都是非常痛心。


 


為什麼宇色要分享這些故事給學員~


 


宇色常常告訴學員「不要只是一心想渡化眾生,而忘了低頭看看社會一群真的須要幫助的弱勢群體。」在宇色眼中,有五種是很弱勢,


一則是小朋友,因為他們無法決定自己的父母、家庭、人生。


一則是老人,他們老了,無法再有行動力去改變未來及當下的人生。


一則是肢殘的朋友。


一則是婦女朋友,台灣雖然是號稱男女平等,但其實是處處是不公平,每一次我聽到男人打女人,或是男人不工作就要靠女人出去賺錢的事情,會對這群婦女感到不平。


 


【父太懶 童撿學校剩菜養家】
長期失業的李姓男子不賺錢養家,天天在家上網當宅男,也不讓太太工作,全家窮到得靠念小學的兒子包學校營養午餐的剩菜回家過活。李後來離家說要找工作,卻音訊全無;李妻報警協尋,卻發現他犯詐欺案被通緝,且潛逃大陸。


板橋地院法官認為李惡意遺棄妻兒,判准離婚,將三兒子監護權判給她。



李妻主張,丈夫八年前失業就未找工作,也不讓她上班負擔家計,一家五口都靠公婆接濟。三年前丈夫帶著全家搬離公婆住處,在外租屋;但丈夫卻天天閒在家裡上網,向親友借貸度日。一家五口窮到三餐都成問題,只好要當時念小學的兩名兒子,天天包學校營養午餐的剩菜剩飯回家,全家人把這些剩菜剩飯當晚餐或早餐吃。她說,再怎麼辛苦,都要把兒子養大,她目前當保母,雖然收入不豐,但可以煮熱騰騰的飯菜給兒子吃,兒子也不必再擔心異樣眼光。


 

另一個是貓狗和小動物,之前聽到有大學生拿橡皮圈綁住小狗、小貓的脖子、尾巴,後來這些小動物的皮都爛掉了,當這些大學生被捉到時,他們的說法是「好玩而已」,宇色在看到電視時,我會大罵他們「怎不拿橡皮圈綁自己小雞雞,這不是更好…..」抱歉,我自認不是一個高尚靈修人。


在宇色部落格常常有人會留「宗教廣告」,比如「尋找救世主、尋找帶天命的人、尋找XX命格…………..」宇色不是否認他們的動機,難道「找到他們才能救人嗎?」宇色常常澆靈修課程的學員冷水「不要貢高自己的能力,也不要自認自己是救世主,如果你現在都不懂得多幫助一些人,不論是金錢、時間或是行動,以後就算站在宗教上,慈悲心也不會出現,慈悲心與同理心是一點一滴培養。」


 


 


在宇色眼中,靈修人我知道尋不到「道」(明路)的心苦,但至少日子還過得去吧,那一群社會的邊緣人又該如何,以宇色所舉這一群小朋友、孤兒的例子,他們連心苦的機會都沒有,因為他們連今天的日子都快過不去了。宇色常常收到很多人的留言,他們會說「宇色,你這麼有能力怎麼不多多幫助一些靈修人,你不知靈修人很苦嗎」「宇色,你應該如何&^%&^^%^又如何」。我心中很不解,為什麼台灣有這麼人喜歡「指使宇色做事情」,甚至有人曾認為宇色應該乖乖坐在桌子後面等人來問事,宇色應該指導更多人靈修人,這才是「宇色的天命」。宇色想做什麼,其實這一路上宇色都已經在做「轉世」時的心願了,這也是為什麼宇色從不受其它人影響的緣故,「難道我轉世的動機與心願,我自己不知道嗎?」,(宇色轉世原因,在「我在人間與靈界對話Ⅱ」有詳細說明)靈修最終是了解自己,「因為明瞭於心自然不受其它人影響」,這也是走靈修最終的核心價值。


 


    「苦」是無法比較,宇色想表達也不是靈修人比較不苦,或者這群弱勢團體比較苦,想表達的意思是「再苦,日子總是會過,只要我們願意,再苦的日子一定會渡過,誰又不是苦過來呢。但不要忘了,不要只是想渡『宗教人、靈修人』,而忘了台灣還有更多弱勢的人群。」有一次在某場演講中,一個男士拉著宇色,他告訴宇色他走靈修多苦多苦,苦到目前都找不到工作,似乎是靈修逼著他要走到絕境,礙於時間宇色無法久留,僅請他留言於部落格,他告訴宇色,他家中沒電腦,連上網路都是跟朋友借錢去網咖,宇色很想告訴他「如果靈修真這麼苦,那就放掉吧,放掉它讓生活好過一點,不是更好嗎?是誰規定一定要走靈修才是人生,難道當一個平凡的人,不也是人生嗎?


 


每一次看到一些個案人生似乎很不平順,或者福報不足業力阻礙甚多,宇色都會說「我收你少一點,其餘部份記得捐出去,以你自己名字,一方面為自己積福報,一方面也讓宇色有耕福田的機會」,捐的單位宇色從不規定,唯一的條件就是「捐給台灣弱勢團體」,育幼院、中輟生的公益團體等最好,因為,「這些小朋友未來都是我們台灣的大人,這群小朋友有能力照顧自己,至少就不會造成以後社會的負擔和問題,減少了社會資源,不就等於造服到我們這群未來的老人了嗎?社會本來就是一環扣一環,誰又能獨善其身呢?」


 


宇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宇色 的頭像
宇色

宇色靈性美學工坊 :: 痞客邦 ::

宇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