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宇色與一位個案之間的對話,她在無意間啟靈後便會講靈語,她的靈語語調非常很像日文,為此,在一次間她曾請益熟稔日語的友人(忘了是不是日本人了),此友人告訴她,她所言的內容很像日文又不似日文,乍聽之下似乎有點像是古日本的語言。因此,她開始學習要去解開她所講出來的靈語的內容

 宇色告訴她,任何的修行不脫離「心」,「觀心」便能了悟世間許多的真相,真相不在紅塵中、不在書中亦不在網路中,真理在心中,真理不是批評,而是了悟,修行不就是在了悟「心」嗎?世間的修行法門成千上萬種,「離心的修行最終只是讓我們遠離真理再墮輪迴

 修行,離心生心魔通靈,離靜生我漫

修行不應脫離靜心與近心(拉近與心的距離)

 修行一定要念經嗎?修行就是打坐嗎?修行一定要吃素嗎?修行一定要常常法會?加持灌頂嗎?

以上都只是讓我們心暫離世俗紅塵的「工具」,將它誤認為修行必要之器,卻忽略「宗教工具」僅是讓我們止息與平靜,讓身心靈在當下不再起三毒心,將向外的心收攝於內心,工具永遠只是工具,你還是你,試想,一台進口名車,妥善運用它不能能載我們上山下海,善心的人、有智慧的人更能讓車子協助我們成長,例如

 

當我們想去聽一場具啟迪人心的演講,車子它便能載我們去~

當我們想去與一位智者對話時,車子它便能載我們去~

當我們想去親近善知見的人時,車子它便能載我們去~

當我們想去行善助人時,車子它便能載我們去~

反過來說,如果我們想行惡呢?車子是否也能載我們去?

車子是器,心才是真正的駕馭它的主人。

…………如果我每天勤擦拭這台名車,為了就是讓人看見我們具有身價、名車又有身份與地位,卻哪裏也不去,那我們又得到什麼?

 

車子依舊是器(工具之意,器具),玷汙的卻是我們的心

 

勿以為一切的宗教外相、具知名度的宗教人、通靈人便能修行人劃上等號,外相也是器而已啊。

反過來說,靈修亦是如此,靈語、天文、靈動甚至會靈、跑靈山,亦是靈修修行法門的一種「器」,它是引導我們、善誘我們去回歸內心的平靜及放下,唯有如此才能透徹一切的器而不是被器所駕馭。

在聖證法師所著的「完全證悟」(Complete enlightenment)其中的一段話

 

優婆塞戒經》裡有一個三獸渡河的故事;大象過河時,它知道河裡每一處的深淺;馬過河時只知道靠河岸處的深度,而不知河中心有多深;兔子則從頭到尾必須游泳過河,實完全不知道河有多深。兔子代表著緣覺,馬代表菩薩,大象代表佛,三者都渡過生死之河,但是他們所證的境界卻各有不同,聲聞(:指緣覺)無法徹底了知佛的智慧,而菩薩有些許的概念,只有佛的智慧才是圓滿的。如果連聲聞和菩薩都不能完全了知佛的智慧,一般的凡夫更不用說了。」

故事的大意是指,超越生死、輪迴與痛苦,緣覺、菩薩和佛皆具有此智慧,但緣覺與菩薩雖已超越、橫越卻仍無法了透一切,唯有佛不僅超越,因更了知一切而超脫一切,以上三者皆是一般人難以達到的境界,試想,我們僅是用大腦去了解修行的一切,卻不以心去體悟,又如何能夠超越生死、輪迴與痛苦呢?回到靈修上的靈語,要了解靈語又豈能以大腦去了解,不要忘了,未能了解靈語是因我們被心所蒙蔽,要了「靈語」不是去解「靈語」,而是須從靜心起,靈語是善誘我們去回歸內心的平靜,怎是本末倒置去以世俗的學習態度去解靈語?這不是離心越遠的路徑嗎

 

 同理去推想靈修,不也是如此嗎?

 

 

 

我們是以何種心來看待靈修?兔子、馬還是大象?

 

兔子,它輕...只能在水面載浮載沈地游過水面,就如同一些人走靈修僅看到表面的祭改、拜拜、會靈、靈動、寫天文、冤親債主。

 

 馬,它重,能夠在水面上與半水中游過水面,就如同一些人走靈修雖了知靈修不似表面的簡單,不似表面有如此多人為的念頭,亦知靈修要從心入門,卻因少了定力與堅定心而入不了 門。

 

 大象,它沈重,不僅能夠露出水面,能更了解河底每一顆石頭、暗處、暗流,就如同靈修一般,他不僅走過每一個人走過的歷程,更能以過來人經驗,視不同的根器給予指導。

我們又屬於哪一種?暫不論靈修,修行亦不是如此嗎?

 

 試問,如靈語像日文而從學習日文著手,那,如遇到它人的靈語像韓文,是否又要再學習韓語來解它人的靈語?再試問,如靈語像非洲土著話呢?……….不斷地去透過此方式最終又回歸紅塵中,又如何由心去觀察自己的苦與悲呢?

 

假設有一天,以此方式走靈修的人站在「教導者」的身份了,又如何面對眼前出各式各樣的靈修人口中的靈語?難道要說「你的靈語像某國語言,所以你要回去修習某國的語言嗎?」宇色看過某人說過,他用靈語來說「佛」兩字,後來他們的團體便說「原來靈界中所言的『佛』是這個音!」宇色不禁想了解,如果100個靈修人口中靈語所言的「佛」音皆不同,那又如何作解釋?不做其它多想,如果你會講靈語,你用靈語講佛字,重覆講100次,每次都會發出同樣的音嗎?

 

如果靈修是這種不脫世俗的方式修行,又與世間的學習有何差別?

 

同樣在聖證法師所著的「完全證悟」中的一段話:「以輪迴心,生輪迴見,入於如來大寂滅海,終不能至。」研究和討論可以讓我們獲得知識和一般智慧,但是,最高的智慧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思考需要用符號,而語言則是分析推理的表達方式,語言和符號表達了心所作的分別;當心有所分別時,是無法進入大寂滅海的。無可置疑,分析推理使我們科技進步,但是,它無法讓我們了知佛的智慧

 

在《景德傳燈錄·汾州大達無業國師》:中提及一句話“得大總持,一聞千悟。後者的一聞千悟是指「悟性極高之人,僅須一指點,即完全了悟」,靈語它是靈修上的一個器,當你了悟了自己的心、能夠在剎間靜心之下了知所有的靈語內容,重點不在於靈語本身,而是……………

在下一篇中進一步分析「我在人間與靈界Ⅰ」的靈語的概念,以及「靈修•覺醒旅程 二階班」中從何入走了心解靈語的概念

 

待續

 

 

本文未結束,下篇請至以下閱讀(請加入好友)

http://kinkiosel.pixnet.net/blog/post/29560407


宇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宇色 的頭像
宇色

宇色靈性美學工坊 :: 痞客邦 ::

宇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