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分享一篇「禁止離婚的國家給我們的感動」


我一直在思考,這是以法制人?還是算是以理制人?還是…….


是因人而產生法與理?還是因千年所傳承的法與理??


反觀台灣,我覺台灣是一個非常人性的國家


眾觀許多國外人士對於台灣的觀感,我相信都是熱情、人情味、人文~~~~


即然是如此的一個國家,為何在政治、醫藥、教育等等上出現了道德缺失


以政治,黑白兩道為主的政治人物,我相信大家都略有所聞~以大甲某無黨籍的立委來說,他的黑白兩道背景相信大家都知道,為什麼會選他,因為他的情義博得當地人民的信賴。


以交通來說,大家現在騎機車戴安全帽、機車強制險是從何而來,是政治的明智立案嗎?說來要慚愧,是某一位媽媽因兒子慘死在沙石車之下,經過她與小眾團體的努力之下,國家高層才看到,再經過n年後,才立下的法律規定……


大家都知酒駕每年所造成的死傷人數,每年都居高不下,酒駕如此重罰是近幾年之事,但酒駕交通事故早在n年前已經不是新聞,為什麼近幾年才有看到重罰的條款。再以廢除死刑條列來說,為什麼歷任高層不敢執法~~~非得要人民怨聲載道時,以選票當利器時,高層才能看到。


大家有想過另一個問題嗎?


如果大家能自制?如果大家能自律?又何須重罰~


台灣一直是一個輕罰的國家,連想引進新加坡的鞭刑,都因考慮到人性尊嚴,而中止討論,重罰是不得不的作法。


以大炳為例,如果他能自制,而來原諒之說~


如能再自制,何來二犯、三犯…………..(不知有沒有n)


以高醫這件事來說,如果在古代受人民所愛戴的醫生能自制,又何來如此的醫界醜聞。宇色曾任職醫療單位,瞭解許多醫界的黑暗面高醫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再反過來說,當大家指責高醫事件時,再想一想,生活中~我們又鑽了多少法律漏洞。


 


宇色


--------------------------------------------------------------------------


醫恥 楊志良:高醫不能卸責


 


 



不肖醫師以假檢體、真開刀詐領健保和保險費遭重懲,衛生署長楊志良昨日痛批這種行徑簡直「可惡!」這個 許姓 醫師涉嫌摘除病患正常的子宮、卵巢,已嚴重違反醫學論理,是「醫界恥辱」。


 


     楊志良昨天到處奔波,早上先出席「原住民衛生小天使活動」,中午到晚上輪番接受廣播和電視採訪,大談二代健保,並一再說明我國健保史上最嚴重的A健保費情節。


 


     楊志良說,這幾個醫師不但調包檢體,還拿掉就醫者的正常子宮、卵巢,這樣的行為簡直「可惡」。A健保已經很不應該,還拿掉正常的子宮、卵巢,這是醫界恥辱,亂切病人的器官的行為也涉及刑事上的傷害罪。


 


     快人快語的楊志良說,整個案子已拖了好幾個月,「我已經有點不耐煩」,衛生署才祭出行政重罰。高醫指這是醫師「個人行為」,他「很不認同」;和健保簽約的是醫院,醫院當然要對雇用的醫生負起責任,絕不能推諉。「不然還要醫院幹嘛?」「人是你請的,還是主任。」


 


     台灣醫院協會理事長吳德朗也表示,高醫這名醫師A健保有段時間,每家醫院都應有周延的「異常管理」機制,以防杜醫事人員因一時貪念與詐騙集團勾結,做出違法的可恥行為。高醫是醫學中心,竟無機制發現這種違法行為,還以醫師個人行為「喊冤」,實在說不過去。


 


     例如,各醫院都有電腦管理醫師的健保申報數,同樣是心臟科醫師,若一名醫師的「業績」總是出奇地好,每月申報數是同科其他醫師的二到三倍,院方電腦就應主動提醒異常,並立刻啟動人為調查。


 


     振興醫院副院長葉明陽則說,高醫用到這種醫師也是「倒霉」,畢竟很多事防不勝防。但這種事「實在很不應該,絕對不可以」。


 


     楊志良說,二代健保法草案已加入相關防弊條文,民眾、醫師都可檢舉醫院浪費,還有檢舉獎金,希望一起監督醫界的害群之馬。他也希望醫界「自律」,同時會檢討現行程序,盡量簡化,以免處分延宕太久,無法立即達到警示效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宇色 的頭像
宇色

宇色靈性美學工坊 :: 痞客邦 ::

宇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