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對上塔羅牌的學員講一句話:學習諮商前,先學習如何透過塔羅牌來諮商自己。每一位學員上課的動機都不盡相同,有人是為了想要當一位塔羅牌占卜師,有人是想要學習不同的解牌技巧,有人則是希望認識更多的朋友,不論動機為何,在我們為他人諮商前必須先有一個體悟:我們一生都在完成、清除心中任務而來


 


 



 



心中的任務各式各樣因人而異,有人常因情感而困擾、有人常因親情關係而困擾,有人常因財務、事業問題而困擾…….諸如以上種種,都是心中任務。也可以說是情結。何謂情結:知道卻做不到就是情結,想放下卻更依賴也是情結。而當我們能夠透過種種方式完成、清除心中情節時,便能容納更多人的問題,而容納並非裝載,而是才有更多的能量聆聽、觀察到它人背後的問題。


    這部份,宇色與大家相同都是站在學習角度在看待事情。


而學習塔羅牌,不應是站在不平等立場。所謂的不平等立場是:你是被我諮商的角色。你是人,我也是人,他也是人,雖然每一個人都有機會被諮商或諮商他們,但是,各種的角色不應該有任何鄙視的成份存在。(你高我低)


   我在「直覺塔羅牌初階班」課程中,讓學員看見不單單是牌的理解,因為,透過理性的解讀牌面,日後在占卜時必會產生一個瓶頸:不同個案出現相同牌面時,大部份的解讀都是相同的。如此的冏況來自於:用理性、慣用、文字方式來學習塔羅牌,最大的問題少了生命的連結。


    有一次在大學擔任助教時,宇色在批閱學生的作業,我發現一個男學生的作業中只有提出對一件事情的看法、好壞及對錯,假設在未察覺情況之下,這位男學生將會以二元化的觀點來看待世界的一切,這不僅僅是他,也是我們常有的心態,比如看一本書、一部電影、認識一個人、一篇文章,我們常常會提出對此事的看法,但是,這些看法都是客觀的嗎?以一個心理學角度來看,其實,每一個人的觀點背後都潛藏著自己的私心。這包含了各式各樣的你,當然也包含了你、我、他,宇色亦不是聖人、救世主,當然,難免有時會陷入這種窠臼的陷阱中。想一想,你對這件事情看法為何?



 



為避免陷入二分化的觀點,最好的方式是在欣賞、看待一件事情前,先學習做好與自我生命的連結。後來,我在這位同學的作業中寫下這段評語:試著在看一部電影及一本書時,不要只是評論它的好壞及對錯,試著想一想,你所看到的事情是否有勾起你的生命的連結,評論對與錯最終吃虧是自己,因為被評論的人與事並不會受到你的評論有任何影響,評論,只是讓自己陷入更大的業力旋窩,而要跳脫業力則要學習不去批判,必須從生命中去看見更深的事物


    學生問我,何謂生命連結?我想一想,一個才18歲的大男孩,不懂如何從生活中學習生命連結,並不是什麼太嚴重的事情,所以,我花了非常多的時間並舉不少實例,向他解釋如何從生命連結中去觀察一件事情。


   回歸到主題,學習塔羅牌不單是了解牌面死板板的意思,同樣,也必須了解如何將牌面化成活生生的人物在心靈中跳躍,讓22張大祕儀的人物是鮮活地活在自己的心中,並將22張大祕儀人物的個性與內心連結,讓56張小祕儀的畫面就像一部部的電影,我們就是像是一部戲的編劇和導演,讓電影鮮明地在眼見一幕一幕地演出,最好的方式是透過56張牌面來認識內心的陰影。



   

   

「當清除了自我內心的陰影,也就更能觀察到他人內心的陰影」假設一個人在學習塔羅牌前,只是一昧地透過理性角度學習塔羅牌,最終,也只是解決個案表面的問題,並無法更深層地勾出個案心中所不知的潛意識問題,這個理論宇色也是套用在教導靈修的學員身上。在一次團體訪談工作坊中,一位同學問我,在學校教導那些大學生直覺,是讓他們從無到有所謂的通靈能力嗎?宇色回答他:假設在沒有充份教導正念及應有的觀念及態度前,教導通靈那只是害到一個人而已。以上的理論純是宇色個人經驗及看法,並不能代表真理或是某一種依歸。


        在某部份,我將塔羅牌教學當成一場認識自我工作坊在經營,我希望學員在學習塔羅牌是更認識自己,這或許有一大部份與我學習心理、諮商有很大的關係,我會希望在塔羅牌教學中融入更多的心理議題,而不是整堂的課程中充滿了泛靈論、鬼神論與業力論,我相信也不否認這些東西存在於我們的生活當中,但是,在以以上理論為自我諮商系統前,是否應該先釐清對方應被清除的心理陰影嗎?


 


宇色


延伸閱讀


超直覺塔羅牌初階班


http://tw.myblog.yahoo.com/kinkiosel/article?mid=12314


超直覺塔羅牌進階班
http://tw.myblog.yahoo.com/kinkiosel/article?mid=847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宇色 的頭像
宇色

宇色靈性美學工坊 :: 痞客邦 ::

宇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