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看到這則新聞,不禁地動容


宇色





喜喜到天堂陪主人去了,王女士悉心照料喜喜的這一幕已成追憶。


 


 


  “老主人去世小狗不吃不喝13天”後續


 


  八公,日本歷史上一條具有傳奇色彩的忠犬。主人去世,八公在之後的10年時間裡依然每天按時在車站等待著,無論嚴寒酷暑,直到它緩緩閉上雙眼。“忠誠”等待了10年,對於狗來說已近一生。


 


  自貢市同興路的“喜喜”,這只只有2歲多的小京巴,為主人守靈,16天裡不吃不喝,也走到了生命的盡頭。一段令人唏噓的人狗情緣,讓人重拾日本電影《忠犬八公的故事》中那感人一幕。


 


  “喜喜”掙扎著爬出暖窩,步履蹣跚地走進老主人生前的房間,趴在床邊,抬頭凝視著床上


 


  “喜喜”眼裡充滿了淚水,身體不停地抽搐,緩緩地閉上了雙眼,再也沒有睜開


 


  416日晚上11點,苦撐了16天的“喜喜”(本報曾作報導),最終在老主人的床邊,滿足地閉上雙眼。


 


  而王女士也兌現了自己對“喜喜”的承諾。昨日一大早,她將“喜喜”最後帶到了母親的墳前。然而這次,“喜喜”沒能睜開眼再看一眼主人。在不遠的地方,王女士把“喜喜”葬下。


 


  主人床邊“喜喜”閉上雙眼


 


  “喜喜走了……”昨日上午,電話那頭,傳來王女士低沉的聲音。她說,16日這天,“喜喜”的狀況已不容樂觀,但她們還是把它抱到診所輸營養液。晚上回家的時候,她還將一條暖水袋放在了“喜喜”身邊。


 


  晚上950分,“喜喜”掙扎著用盡全身力氣爬出暖窩,步履蹣跚地走進老主人生前的房間,和以前一樣乖乖地趴在床邊,抬頭凝視著床上,仿佛老主人生前的溫柔、慈祥,以及它與老主人快樂生活的一幕幕浮現在腦海。


 


  “它是不是要走了,想再看一眼母親睡過的床,那個它和母親嬉戲過的地方。”王女士觀察到,此時的“喜喜”眼裡早已充滿了淚水,身體不停地抽搐。


 


  看到這裡,王女士和家人哭喊著呼喚“喜喜”。“喜喜,睜開眼,不要睡……”


 


  聽到呼聲,“喜喜”有氣無力地“嗯”了一聲,緩緩地閉上了雙眼,再也沒有睜開。


 


  天堂相會


 


  “喜喜”永伴主人


 


  為“喜喜”穿好馬甲,輕輕地放回窩裡,看著它安詳的樣子,王女士心裡釋懷了。


 


  轉身擦去眼淚,王女士將曾給“喜喜”蓋過的墊子、熱水袋,以及幾件母親的衣物,整齊地疊放到“喜喜”身邊。


 


  昨日早上,一家人含著淚和“喜喜”告別。王女士騎著車,帶著“喜喜”去了母親的墓前。


 


  這一次,“喜喜”沒能再睜開眼看一眼老主人。在母親的墓後面不遠的地方,“喜喜”被葬了下去。“對於母親而言,喜喜或許是她生活中的一部分。可是對於喜喜,母親就是它生活的全部。我們感謝喜喜,陪母親度過了她人生最後的幾年快樂時光。”


 


  “喜喜,我們還會再來看你的。”王女士不舍地再看一眼喜喜,慢慢轉身離開。


 


  千里挑一


 


  “喜喜”打動人心


 


  在“喜喜”生命的最後幾天,自貢大康寵物醫院的雷海峰竭盡全力,為它治療。但當聽到“喜喜”離開的消息,雷海峰連說兩聲“慚愧”,淚花卻在眼中打轉。


 


  “千里挑一的喜喜,就這樣離開了我們,真的可惜了。”大大小小的狗狗,雷海峰接觸過不少,但彼此間,他們是醫生和“患者”的關係。但對於“喜喜”帶給雷海峰的,除了傾盡全力,還有一份深深的觸動。


 


  雷海峰介紹,“喜喜”最後幾天,他還專門請教過成都的寵物醫生,確認它已經患了甲狀腺、腎上腺和肺炎等併發症。為此,雷海峰還為“喜喜”制訂了自己的救治方案。“喜喜走了,現在什麼方案都沒用了。”華西都市報實習記者馮金磊記者羅暄鄧宇攝影報導 詳見今日《華西城市讀本》0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宇色 的頭像
宇色

宇色靈性美學工坊 :: 痞客邦 ::

宇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