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陪家人走過最後一段??


 


宇色您好:


我父親在數年前癌症開刀治療之後,雖然後來有康復,但今年年初醫生說有復發的現象。雖然又開始治療,但是我們家人已經開始做好他可能會離開的心理準備。


 


人的死法大致有三種


第一種是倒數計時型大多數的癌症和某些疾病是如此。


第二種是猝死型,可能是因為心血管疾病,或意外死亡,或是刑案受害等等。


當然最弔詭的是第三種,中風癱瘓型中風或植物人狀態較多。


(宇色註:此為個案經驗及見解歸納法,非正統醫學所歸納)


 


 


雖然生理上還活著,但也已經無法和家人互動。到最後很容易就演變成 “久病床前無孝子。會想請教您是因為,癌症屬於第一種 “倒數計時型,這種方式其實對家屬來說比較容易安排,至少,在還能正常生活的時間內,我們可以自己選擇想要的生活品質,也能夠化解彼此心中的遺憾。


 


想向您請教的是,假設,他真的要離開,在最後的時間之中,我們家人該如何共處??又有什麼是我們能做的,到了說再見那一刻彼此都沒有遺憾??


 


宇色註:此段訪客有詢問到一個問題,為何家屬臨終與突然往生,兩者對在世親人的傷慟會有所不同,以站在悲傷輔導的角度來說,前者,在世親已從得知開始到親人離開,會經歷過一段情緒平撫期,從不相信、抗拒、接受看待此事,已經獲得所獲的「悲傷輔導」,而後者突如離開,例如自殺、意外離世等,從得知到離世是瞬間之事,內在情緒頓時無法得到平復,故,一般未通過修行的人較難得即時放下親人突然從自己生命中抽離。


 


宇色你有和你父親談過有關這些事了嗎?? 他的情緒穩定嗎??


訪客有。已找了一個時間好好地談過,他的情緒尚穩定,並沒有出現沮喪或恐慌的情形。


 


宇色你有和他談你們對彼此的遺憾嗎??


訪客已經談過。當然他對他自身的人生遺憾坦白說我無法幫忙,因為那是他自己的問題。至於我對他的遺憾,我自認為尚未能事業有成讓他感到光榮,他說沒關係,做人只要不做壞事,好好做人就好了,他則告訴我,我到目前仍單身讓他最不放心,我告訴他其實婚姻不見得會讓人更快樂,如果我能快樂地過著單身生活,也未嘗不是好事。至於老後是否有子女或配偶照顧,就別去想太多了。光是台灣就有很多人家住南部北上工作,很多父母也必須自己照顧自己。若是養兒防老就真的不必指望了,我也沒有這種想法。


 


宇色他有提到後事希望如何處理嗎??


訪客有,他希望到時參加樹葬,此外希望能將大體捐贈醫學院解剖。但我們有意見。


 


宇色為什麼??


訪客樹葬感覺好像把他扔掉一樣,另外,雖然往生人已無知覺,但還是不忍心讓他被剖開。此外,我猜,人對死亡的恐慌來自於無知,如果讓他知道死亡的程序,是否有助於去除恐懼並且平穩過渡到生命的下一個階段??


 


宇色註:因為個案的問題是從生死議題切入,並不牽涉到通靈問事,故,以宇色對生死學、臨終關懷以及悲傷輔導的所學(宇色研究所主修生死教育與諮商),是足以回應他的問題,故,無須占卜、通靈問事,僅須以就目前在這方面的所學回覆即可。


 


 


宇色好,我一一回答你的問題:


 


1)關於你們彼此對對方的遺憾,其實最重要的是他能釋懷。只要讓他能釋懷就好了。這一點你已經做了。(遺憾是站在當事者與在世親人之間的課題,只要彼此達到接受、認同、理解以及釋懷,此遺憾就會告一段落,除非重病家屬有未言之遺憾,才須進一步以其它方式探索。)


 


2) 關於他的遺願,你要照他所說的去做,他才會走的安心。(宇色註:已逝知名的台灣生死學知名教授曾提出「從終極關懷到終極真實」、「從終極真實到終極目標」、「從終極目標到終極承諾」三個層面,簡單地說完成臨終前家屬的遺願,就是一種終極承諾,換言之就是讓他感受到自己的心願在今世已有了終了,這部份有興趣已上網搜尋,此不再細部討論)不可以現在表面答應他,到時又是照你的想法去做。 此外,他若對遺物或遺產有什麼想法,要現在問他,避免日後糾紛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讓他覺得自己最後能留給別人什麼。


 


  3)對於死亡的過程,這一點我(指宇色)有問過母娘。大體來說,是從腳開始沒感覺,慢慢到手,但在此時視覺,聽覺仍然存在。也就是說,你若和他說話他仍可聽到。一直到死亡後數分鐘內視覺,聽覺仍然存在。接下來視覺會慢慢模糊。這時當事人會很恐慌,因為手腳完全不能動,所以你有時會看到臨終之人會很想張開眼睛。(宇色註:更詳細的說明可參閱「我在人間與靈界對話」Ⅱ」)


 


訪客你說的有點像一般人睡覺時的 “鬼壓床”??


宇色有些類似。(宇色註:如無鬼壓床經歷的朋友,可回想重病,對於現實與虛幻無法分清楚時的感受,臨終前類似如此,此時是恐慌與不安成份居多,故,如在臨時前有堅定的信念與宗教觀,有助於減低臨終前獨自面對死亡的不安。)


 


訪客那一般人說的所謂看到佛陀或耶穌來接是真的嗎??


宇色不是。其實往生前大部份所見的神明、仙佛,大部份是當事人內心信仰力所產生出來的一種防衛機制,講穿就是人在恐懼時,因內心信仰力會產生一種力量,此力量會應我們所想而生,例如,每時每刻念持阿彌陀佛聖號的人,在臨終時仍一心不亂地持此聖號,心念的信仰力會接引到口中聖號主神的能量,一接軌就會看見聖號的主神,以一般人來說,會認為是阿彌陀佛來接引,但回過來說,更明確地說是“應我們所願而生"。但是雖然如此,你若希望他能平穩過度,還是要在他還清醒時就建議他,培養將來想去那裡的想法,如果他想和佛陀走,就要在心中培養佛陀的形象。如果想和耶穌走,就在心中培養耶穌的形象。有些類似佛教所說念佛往生的說法(雖然不一定是佛,也有可能念的是其他宗教的神明)。他到最後比較不會恐慌。(宇色註:臨終家屬的信仰是他離世前的支撐力,很多在世家人會在未經臨終家屬同意之下,擅自地更換其它宗教信仰,這對臨終家屬是一件非常不尊敬之行為,講透的說法,家屬他一生的信仰如是耶穌,如果在他臨終那一刻換成阿彌陀佛,在他最感到不安之時,反而會造成更大的恐懼與不安,因為喪禮儀式統統非他所願,他無法在極靜之下完成他最後人生的離世課題。)


 


此外,記住到時要安靜,不要放一些吵死人的佛號,根本沒有任何幫助又讓他心煩意亂。告訴他好好休息就好了。不要因為悲傷就死命叫他的名字或放聲大哭。那都沒有任何幫助。 否則他心中會看到你們的形像,對他前往另一個世界是沒有幫助的。甚至會讓他到時進退兩難。(可參閱「我在人間與靈界對話Ⅰ」)


 


訪客那麼,我又該如何和其他家人共處?? 我又該對其他家人扮演什麼角色??


 


宇色一般來說,親人對死亡的心理過程,大致可以分為悲傷---接受---釋放三階段(在相關文獻中有詳細說明,是分為四個階段。)。你可以幫他們先做好心理準備,在現在就慢慢地往以後的日子前進。其實你們已在慢慢地接受這個事實,你們悲傷會逐漸放下,到時比較不會那麼難過。


 


這又回到之前你說過的三種死法。猝死之所以讓親人很痛,是因為對雙方來說都毫無準備。


 


訪客那為什麼明明可能會往生的是家人,我又沒有要死,但我卻一樣沮喪,甚至比他還更害怕?


宇色其實部分原因是因為你們已經有一定的生活模式,你真正害怕的其實是生活模式的改變。到不是因為你需要被愛,其實你已是成年人,可以獨立生活,所以失親應該不會是大問題。


 


記住一句話當他被埋葬的時候,你的心也跟著被埋葬。


 


訪客謝謝你的解說,我了解了。


 


 


宇色


 

創作者介紹

宇色靈性美學工坊

宇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