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以前就有收集塔羅牌的嗜好,一開始純粹是因為有喜歡的畫家所繪製,因為想收藏畫家的作品而蒐集,沒想到最後卻演變到對神祕學得東西感到興趣,甚至開始學習如何正確使用塔羅牌占卜。



以前的我在還未上過老師課程前也會拿出牌子依照市面上的牌陣洗牌、排陣型而占卜,但是,我不會解牌,只能拿著書本附錄的解釋看著每張牌位置所占卜的意義再依照牌意做解釋,直到上了老師課程後才明白,原來塔羅牌的解讀還需要看前後張牌的含意作延伸的解讀。


宇色註:學習塔羅牌是否一定要上課才會解牌,這答案是無解,也聽過不少告訴我,他們也上過塔羅牌課程,但是,仍然不會解牌,所以,學習塔羅牌之路是靠自修或是上課才能夠學會,這是因人而異,並無絕對的答案。


繳費來學習塔羅牌,除了了解坊間塔羅牌工具書沒有教導的內容外,也是希望教導者以有系統的方式,讓學員能夠快速地進入塔羅牌世界,另外,也是希望能夠繳學費吸收教導者的多年經驗,少走多年的冤枉路。不論如何,學習塔羅牌的路,課程教導只是快速入門,真 正的學習是日後的占卜之路",每一次占卜都是學習的開始


 



我開始真正主動接觸神秘玄學的原因就是因為幾年前的那件事,因為人生到了最為低潮的時候,所以想知道我的人生當中到底是不是命中注定就是會發生那樣的事,加上因為那件事後我開始不喜歡受人擺佈,與其到處花大錢去算命結果碰上神棍,不如自己找到一個可以放心學習的地方學習占卜的原理,於是開始學了風水與紫微,我想如果我可以搞懂那些原理,我應該也可以看到在我命運當中的某些重要時刻。


 


宇色註:避免無知的第一步就是深入研究它,這不僅適用於命理,我相信放大看全世界各種領域皆是如此,想不受政治人物擺佈,就是去研究政治學,想不受醫療體系的不公以及醫療人員擺佈,就是多研究醫學與健康。我相信這是基本的道理,宇色認識非常多人被所謂的命理師、神職人員欺騙,說穿了就是太過相信他人,不相信自己,又未能深入研究它,才會被它人所擺佈。"同理,一個好的命理師、大法師或是神職人員,它應該是教導我們去認識這世界,而不是以各種口吻來貢高自己的能力,洗腦信眾相信他們就是唯一。


 



然而,當我學成後(或者該說我自認為我懂了),依照所學的反推回自己人生的每個轉折點時,都可以看到命盤流年裡與風水紫白飛星最不好的時刻恰好都重疊於那些時候,於是,我只好告訴自己,這是命運,沒辦法,但即使如此,依然會對所謂的命運感到憤恨不平,沒人能真正明確的告訴我當我遇到低潮時我到底該怎麼做出抉擇,紫薇與風水都無法給我這方面的資訊,直到我在書局裡看到老師的書後,想起了塵封於箱子裡的塔羅牌,於是我來了。




實際學過塔羅牌後,發現到相對於以前所學的算命而言,塔羅牌是個直指內心問題的占卜方法,與紫微含糊且模擬兩可的解盤方式有很大不同,因為塔羅牌是問卜者自己內心深層的淺意識所為,所以能更加準確的占卜到問卜者的內心想法,雖然,很多時候,問卜者總會疑惑著自己根本沒有這麼覺得過,但如果接著繼續抽牌占卜,就可以看到相關的牌子不斷的被抽出。


 



宇色:命盤它是天生的命格,它是無法被改變,其實,可以更改一個人的出生年月日時,換一個角度想,命盤只是要提醒我們「天生的基本底盤」是什麼,也就是60分。有了對於60分的基本分數,至於要向上添加多少以及向下修正多少,端看我們自己今世的修為,故,古人又以一德、二命、三風水、四積陰功五讀書來形容改命的空間有多大。


相較於塔羅牌,它的可變性與變易性就更大了,它是由小地方著手(占卜不可能預測未來五十年後的100%準確),它是用來提醒我們每一次擇決站以及當下信念、能量狀態,藉此來修正自我以期能改變未來。



這不僅是在塔羅牌的占卜,放大看其它的占卜卡亦是如此,一位「靜心•療癒」課程學員分享她週間作業心得,她說,有許多次在抽牌時,重覆的牌在一週間出現二~三次,如此高的機率令她感到非常不可思議,由此她也自省到「原來我看事情的角度一直沒有改變,才會抽中一樣的牌。」


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不是嗎?


如果你能藉牌來省察到,我一直以為我放下了某件事,但是,其實我只是表面改變而已,並不是打從心底去轉念,每一件事情就像在今世短程輪迴般,不斷地重覆在生活當中。



學習占卜也是一種自修的方式,它是讓我們自己了悟自己內心的想法。


所以,我在教導塔羅牌、生命療癒卡、OH卡時,並不是從鬼神、業力、祖先靈角度去探討那片摸不著的世界,而是從修行、心理學角度讓學員有自我深思的機會。如果,連自己都不懂如何療癒與自省,又如何能夠看透他人的世界呢?


 




這就好比一位來詢問與朋友問題的人,當牌面顯示兩人溝通間有阻礙但問卜者覺得沒有這問題時,假如繼續抽排解釋此牌陣,還是會繼續出現與溝通有關的牌子,且與問卜者談話中也可以察覺到問卜者與人互動時的狀況,從而推論到牌子所顯現的問題其實可能是真的答案,但這些都必須要占卜者經驗夠多才能觀察到的。


 





學習塔羅牌且替人占卜後,覺得塔羅牌占卜師其實也是種另類的心靈治療師,很多時候問卜者並非真的想知道答案,而是希望有人能聽他們訴說心中的苦悶,所以這時候「傾聽」就非常重要,絕大部分的人都認為傾聽是件非常簡單的事,實際上,那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因為在傾聽時不能急著插話訴說自己的觀點,還要懂得在最適切的時候將訴說者的語意簡述一次,幫助對方把話整理一次,幫助對方釐清自己的問題點,還有,幫助對方自己找到最好的答案,這些事情看起來很簡單,實際上卻非常困難。


 


宇色:從教導塔羅牌多年來,逐漸地發現,一個好的占卜師並不是在解牌的功力,而是是否能站在與個案相同角度、位置,陪伴個案一起走過一小時多的占卜過程,宇色也遇過不少個案,在尋求命理師、通靈人、占卜師的協助後,因對方的態度問題以及不專業的口吻,帶來極為負面的評論,負面感受也已經完全蓋過問事內容,這不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嗎?故在二階班中,我加入了許多心理諮商的技巧—專注 傾聽 重述 等等溝通技巧,想相當爾,如此專業的諮商技巧是不可能在一天內學會,但是,仍然可以讓學習了解到,塔羅牌的學習不只是專注在解牌技巧,沒有一個同理心以及專業的諮商技巧,在解牌後,個案往往會因得不到尊重而對解牌內容產生負面的觀點


 




由於人在很多時候其實很難完全客觀去看待事情,在述說對一件事的觀點時或多或少會加入自己的價值觀,且還會有些期望對方最好能依照自己給予的建議去執行,這點,是我最大的缺點,以前我於占卜時很容易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在他人身上,且希望對方能認同我的價值觀,但在上禮拜後(宇色註:她於靜心課程結束後,詢問關於她家庭的共業問題),老師說過我是不是也有跟我母親一樣的習性時,我明白了自己把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同樣重複復諸於他人,他們不是我,理當有自我的想法,同樣的,我也不是他們,理當不讓自己捲入他人的業裡,我只需要在一旁做好我的份內工作----占卜解牌即可。


 



宇色註:占卜師的工作不是要對方依我們的指示選擇,而是藉牌的呈現,讓占卜師與個案一起以更高層次角度看待問題,不要忘了,當我們內心希望對方依我們指示行事時,在無形中就是介入他人的因果,不也就是介入他人的人生嗎?暫不論是否揹負他人業力的論點,而是,我們因主觀的心態剝奪了他人應該自負的責任與義務,不是嗎?不要忘了,自由的另一角度是責任(我們要自由,也就是要付起自由背後所要承擔的責任),占卜師是要許給個案一個自由的人生,如此又如何要以自己的主觀角度剝奪他們應付的責任,豈不是也剝奪了他人的自由嗎?




他人是他人,我是我;不因他人之喜而喜,不因他人之悲而悲;如此,便可不進入他人的業裡。雖然目前的我還無法完全做到這地步,但我會讓自己朝這方向努力邁進。


 


 




更多課後分享請參閱




宇色



http://tw.myblog.yahoo.com/kinkiosel/archive?l=f&id=12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宇色 的頭像
宇色

宇色靈性美學工坊 :: 痞客邦 ::

宇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