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學習塔羅牌,遇到最大的瓶頸是:我無法熟背講義資料上牌的解釋。在我的腦袋裡,數字、文字、圖象、符號、顏色都是獨立的個體,它們鮮明地活在屬於它們自己的世界當中,少了聯繫彼此的媒介,就像是少了鍵盤與滑鼠的電腦,就算最高級的軟體,依然無法將它發揮到最大極致。

 

我開始反向思考:我該如何融入塔羅牌世界??

 

不再拘泥文字的框架,將圖象幻化成一幅又一幅地跳躍的人物,以心靈與它們在意識中對話。

 

聆聽0愚者的想法….以一顆赤子之心,不帶任何傳統約束遨遊天際

 

Ⅱ女祭師成為一位女性神職人員的心態,是否有不為人知的一面。

 

Ⅲ女皇,在享受豐收成果之後,她心中對於情感是否仍有崇景。

 

Ⅳ皇帝,表面如此地不可親近,內心的不安全感是從何產生?

 

 

透過與它們深層對話,我找到另一條意識能量流,開啟潘朵拉寶盒。

 

輸通與它們接軌的意識能量流,便能讓信息四面八方地湧入心靈。如同寫作一般,心靈、手與靈感有了最親密的接觸,從陌生到熟識,從相知到相惜,融為一體不再有隔閡。

手不再不知所措如何下筆,它只是在COPY心靈交會靈感後的行為罷了

手不舉棋不定,當心靈與覺知就定位,手,自然而然便歸位最適合它的位置。

《狂野寫作:進入書寫的心靈荒原》其中一段話:「我全然深入其中,全速前進,讓小說前往它自己想去的地方,我知道它完全失控了,根本沒有一個人物做我想要他做的事,我後退一步,讓寫作自己開展……你能做到嗎?放掉掌控,讓荒野的心靈接手….寫作需要體力,肉體和筆緊緊相連,手連接著肩膀,五官知覺的種種紀錄正從那隻手傾注而下……讓文字從你的腹部出來,把你的腦子往下移到胃部,讓胃來消化你的思想,讓它們供應營養,身心本為一體,是不可分離的….我寫字的那隻手可以打倒拳王阿里,所有的作家都有一副好身材。

以上稱之為創作流。

 

 

當我進入「占卜意識流」的狀態,與寫作創意流是相同。

信息來得又快又急,大腦已經跟不上意識流的速度,唯一能做就是放空大腦理性的思考,讓它自然而然地流洩出屬於它自己的模式,塔羅牌牌面不再是一張又一張硬板板的圖象,在腦海,它連接了大腦意識,所言、所看、所聽渾然天

成地表達出來,它就像本來屬於我的意識、想法與觀念,塔羅牌只是連結大腦、內在與大宇宙的橋樑,待一切就定位,塔羅牌退居幕後, 僅剩我站在大舞台聚光燈底下。(占卜師)

 

遇到須不斷反思,琢磨再次的時刻,是個案陳述過程中產生了斷層時,個案描述的問題與我所「看到」的信息不符,便稱之為斷層,在我的腦袋裡頭,個案的問題就像一條運轉中運輸帶。不符合邏輯的描述,會硬生生地將這條運輸帶切斷,讓我無法進入占卜意識流。我會選擇再次與個案進行「溝通」,反覆地溝通婉如一條水管插入對方心靈中,幫助對方流洩出刻意或無意的深層意識,意識便會填補上斷層的運輸帶。(關於占卜諮商溝通的細節,可參閱「學會塔羅牌的第一書,大祕儀後提及的22個占卜師最常遇到的問題。)

 

占卜須要全然地專注,絕佳的精力搭配上意識力,便能上演一齣精彩絕淪的諮商占卜。接通占卜意識流,像是一位廚藝精湛的廚師烹飪料理,食材就定位,火爐尚位開火,一道又一道令人食指大動、垂涎三尺,色香味俱全的菜色已經在他腦海裡上菜完備。料理過程,只是在COPY腦中已經浮現的菜色,他的雙手不再獨立而生,卻像跟隨主人多年,默契十全足的僕人,腦到哪裏,手到哪裏。

 

「占卜意識流」的狀態的訓練,最終來自於以「五識為基礎」。

仔細觀察牌中的細膩符號。

領聽個案所陳述的過程中,與牌中人物、心性、符號相符之處。

嗅覺出個案情緒脈絡,不放過一絲一毫隱藏不為人知的陰影。

從生活中體驗食物骨過「味蕾」每一吋的覺知,將覺知放入心識,放大化覺知的感覺。從味覺中感受到漫延全身的覺知。

來回敲擊個案陳述在心中的感受,反省問題與塔羅牌之間的連結,細心地留意從大腦一閃而過的信息,緊捉住塔羅牌敲醒的「直覺力」。(直覺力不等於通靈,在我第三本著作『當東方通靈人遇見西方塔羅牌占卜師』中有詳細地說明)讓五識成為塔羅牌占卜師的最佳諮商工具,像廚師的料理工具,美髮設計師的專屬刀剪、書法家的文房四寶、畫家的畫筆色盤。

 

李欣頻在她著作中提到《出口》一書中提及的概念:「禪修射手的體驗透露出一個事實,我們人人都有與『不受限制』體驗結合的能力,在體育運動上,這種現象稱之為『地帶』,奧林巫克體操選手卡蘿.強森(Carol Johnson)說,當她感到自己身處於這『地帶』時,平衡木看起來更寬了;美國一級方程式賽車選手把這種狀態稱為『超越自我的駕馭』;生物學家Lyall Watson稱這種時刻為『完美速度』,所有構成動作的元素;包括準備、人群、天候、心理、能量瞬間的釋放,都以一種能讓運動選手暫時不受地心引力限制的方式,密切地合作,打破萬有引力,好像這些元素存在另一個世界一樣……..我們可以把它稱為『超肉體』狀態。

 

在為人塔羅牌占卜時,我曾感受過「超肉體」的狀態,我的嘴……不斷地闡述著超乎我想像之外的事情,跳脫塔羅牌書裡頭對於塔羅牌的解釋,以一種全然開放的狀態,一氣呵成的述說著個案最深層的心靈,勾勒起遺忘許久的記憶,我深怕個案的一句話打斷我的超肉體狀態。「超肉體」的狀態不再是預測個案未來發生的可能性,亦不是在講述著不可抹滅的過去,我不是單純地傳遞信息內容,我帶領著個案遨翔到一處不為人知的世界,協助個案從本我角度審視當下。與個案心靈與神意識的對談,與個案一同跳脫當下,如實地看待另一個本我

 

教導塔羅牌占卜,我嘗試著降低學員左腦運作,提昇右腦的能力,左腦是學習基礎的牌面,透過多看便能有所概念,右腦則須要持續、反覆地不斷刺激它,讓一般昏迷指數3的右腦再次甦醒。22張塔羅牌大祕儀中,暗藏著人類大腦中潛意識中的原型,每一個人性格中皆融合著22張塔羅牌大祕儀人物性格,了解它便如同了解了自在內在。讓心不帶任何批判色彩,輕閱塔羅牌中的人物性格、構成符號,無形中,便能敲醒沈睡已久的「超直覺力」。太多約束性的學習,反而形成一道牆,阻塞了與內在溝通的能量。學習塔羅牌就像在聆聽一首令人心曠神怡的大自然音樂, Close平日運轉不停的大腦e,如實靜心地,如然地開放,便能開啟了內在與大自然的連結。學習塔羅牌占卜如同修行,不在於努力多少,而是是否願意放下與面對自己

 

宇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宇色 的頭像
宇色

宇色靈性美學工坊 :: 痞客邦 ::

宇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