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看到她時,第一個感覺是「她不快樂。」不快樂的原因是什麼?我不知道,但我卻很肯定一件事情「她的不快樂不是因外界引起而是內因。」 她告訴我,從國小開始她就覺得活著並不快樂反而覺得是無聊,話語中充滿了無奈,這一生,她不斷地尋著人生的目標與方向。一個活超過三十多年的人卻找不到人生方向、目標,她沒有結婚、單身,每天過得的生活就好像在咀嚼一根已經沒有汁的甘蔗……我相信那樣的日子是很焦熬。她也參加宗教修行團體,宗教無法幫助她找到心中的那個著力點。

 

三十多年的歲月她不斷地尋找那塊遺失的生命藍圖…..

她閱讀無數的書籍,希望藉由書來找到「她」,她一直以為她是平靜心在看待一切了,而我卻告訴她「冷漠不等於靜心不等於覺知,人生要活得有覺知而不是活的盲然與冷漠。不要將冷漠當然靜心,不要將無知(沒有感覺)當成覺知。那都是以假相靈修在包裝自己的陰影。我告訴她「打坐此時無法幫助你,那只是讓你逃避問題而已,或許你應該現實生活中去找到遺失的自己

 

我不知該如何幫助她,我卻知道該讓她「自己」去看見「自己」。

塔羅牌占卜、仙佛的開導都比不過由她自個去面對自己。

 

我們從她前不久所做的一個夢開始切入主題,她告訴我,在那個夢境中她非常的自由、快樂與享受到真正的寧靜,也因此,我選擇從夢境中帶她回到那份遺忘的感覺。

 

 

~~~背景是像四川桂林般的山水畫,她飄浮在空中~她看到水面上有一艘船,

 

 

 

 

船上站著骷髏臉黑色衣服的船夫,初期她直觀那個船夫是她弟弟,待她靠近時,她才真正看見船夫其實是她………

 

當我們再渡回到夢中,她再度看見了骷髏臉黑色衣服的船夫、白衣大世觀世音菩薩、看見了自己,同時也看見了小時的自己(小女孩)。當她不斷向它們對話時,船夫、菩薩、自己與小女孩皆是冷漠沒有回應。

 

當她向觀世音菩薩詢問該如何步下去時,菩薩只有淡淡微笑以對。

 

我在一旁卻可以了解到菩薩心意.......

 

她在我前面哭得好難過,她告訴我「我該回來了嗎?」 我知道,她無法接受大家似乎放棄了她。我讓她休息,我相信,在過程中,她的感受比我這位旁觀者是更強烈……

 

有時,個案在與它自己對話時,我是可以同步看到畫面,有時,我也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情緒波動,這是靈修人特殊點感同身受。

 

與她的故事,宇色只能說非常的動人,或許待她願意分享當天全部的故事時,宇色再細部地藉由她的故事,分享更多人們的「生命背後的成長祕密」。

 

昨天,她寫了一封信給我~~~在這封信中,宇色為她感到一絲絲的慰藉。

 

您好:

上上禮拜天心靈對談結束後,腦中一片空白,似乎還未回過神來就已在回家的車上了。隔天思緒在腦中奔騰.....我細細咀嚼那些冒出的念頭與情緒,幾天的夜裡很難入眠,過去的傷痛我學會了冷漠,這一貫的漠然恣態疏離的卻豈只是生命,更是自己的心呀!

 

 

必須承認當天的對談我依舊是疏離的,離開的時候也有點失落,不只一次在生命的困頓中祈求,不管是守護神也好、高靈也好、菩薩也好,什麼都好,跟我說點什麼吧!

什麼都好

就是不要沈默,

結果還是沈默.......

老實說有些生氣,氣自己彷彿被遺棄了。

可後來我想.....

上天並非沈默不語的,

只是透過不同的人事物,

以不同的方式給予所需的協助與指引,

 

有時候是一本書、有時候是一句話、有時候是別人的借鏡....有時候則是一種機緣巧合,就像在一次短暫的等待空閒,其實沒有太多時間可以看書,卻莫名的很想走上隔壁店的二樓,會莫名的在眾書中拿起"我在人間的靈界事件簿"....,總相信生命的巧合並非偶然,而是當下需要。

 

 

 老師,您給我的功課我寫了但沒寄出去,可我一直很想跟您說聲謝謝,謝謝您讓我有機會看到潛藏的,以為已經雲淡風輕的情緒,謝謝您部落格裡的文章讓我看到靈修上更寬的視野和自己的不足與盲點,記得以前曾在寫給朋友的信裡形容當時的自己:"以為了悟了少許道理、看了幾本書就可以飛起自由..."

 

多年後的我卻一樣無知,我想我懂為什麼您建議現在的我不適打坐了。

"離世覓菩提,恰如求兔角"過份偏重靈性卻忽略踏實生活,生命有時的"不語,也許對我來說反而是另一種寬容,是要你親自在生活中去體驗(悟),用”心”去實証所知所學所得所愛………才能真正了悟生命的答案是什麼吧,也許最後是什麼答案也不重要了。

 

放慢急切渴求的步代吧!就如準備好了老師自然會出現一樣,我相信,總有一天

一切終會昭然若揭。謝謝您^^

XX2012.10.1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宇色 的頭像
宇色

宇色靈性美學工坊 :: 痞客邦 ::

宇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